Site Overlay

有关称呼,布娃娃睡觉

刚刚“火”起来的连队学习交流微信群瞬间遇冷,除个别官兵偶尔出来冒个泡,大多数人不愿在群里聊天交流。为啥?嘿!原来是称呼惹的祸,请关注《解放军报》报道——

文/贾方文

周超 绘

张瀚伟,第83集团军某旅舟桥二营二连战士,下士第三年,由于生的身高马大,又加之虎头虎脑的可爱样,大家根据动漫影视《熊出没》主人翁的特性习惯性称他为“熊大”

网聊,聊起来有讲究

“熊大”这个绰号,张瀚伟不但不生气,反而以此为荣。还专门买了熊大的布娃娃放在床头,睡觉都抱着。这让战友们可来了兴致,只要张瀚伟有对不起自己的地方,就拿“布娃娃”出气,扇脸、打屁股、挖眼睛、抓鬼脸一切可以摧残的手段无所不用,常常逗的战友笑声一片。

解放军报讯
关锦钊、范俊报道:“集结号,你分享的这篇文章正能量满格,让我想起了自己入党那会儿……”8月7日晚,新疆军区某炮兵团上等兵杨世行在微信群里为指导员分享的文章点赞。这次,他用微信昵称“集结号”称呼指导员,再也没有因为称呼感到纠结。

熊大,虽虎头虎脑常办“傻事”,但运气好,每次都化险为夷,还别说和电视机里的熊大颇为相似。记得张瀚伟新兵时来的第一天,炊事班特意为新兵做好第一顿家乡饭,看到服务态度这么好,张瀚伟竟呼:

年初,连队建立了“一家人”学习交流微信群,用来转载分享读书感悟、优质文章。群建成后,指导员王生伟为微信群“约法三章”:涉密信息不谈,“姓军”的消息不发,聊天不能涉及军衔职务。前两条大家都能自觉遵守,对最后一条官兵也有“妙招”:不让称职务,那就称连长“大BOSS”,叫指导员“董事长”,有些甚至喊班长“老大”。一时间,五花八门的称呼刷满了屏,王生伟看了直皱眉,于是补充了一条“群里不准使用地方江湖习气的称呼,可直呼姓名”。规定一出,竟然使刚刚“火”起来的微信群瞬间遇冷,除个别官兵偶尔出来冒个泡,大多数人不愿在群里聊天交流。一次周末,王生伟在群里分享了两篇正能量满满的“暖文”,本想让大家谈谈体会,可除了3名士官发来点赞表情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理睬。

“服务员,来碗汤”!

通过和几名骨干交流,王生伟发现,原来不知道如何称呼上级是微信交流群遇冷的“罪魁祸首”。下士尹豪吐露心声:“连队干部和班长毕竟是上级,在微信聊天中称呼职务违反相关保密规定,可直呼姓名又显得不够尊重,所以,干脆‘潜水’不发言。”

面对新兵营长就在邻桌,新兵班长吓的赶紧制止,心想又来了一个“没教养的刁兵”回头再好好“收拾”。谁知大会上,营长却对把张瀚伟树为新兵个性张扬、具有90后性格直率的典型。

摸清缘由,王生伟用心琢磨,研究出台了新规定:“微信群能设置个人在群里的昵称,大家可以按照各自职务、分工给自己设置符合军队特色的昵称,既方便彼此称呼,又不违反相关规定。”王生伟自己当即把昵称改成“集结号”,连长则改成了“冲锋号”……新规定打消了大家心中的小纠结。

一天,张瀚伟突然觉的肚子饿,翻了半天发现排长的战备物资有“自热食品”,一看刚刚过期,为给排长“身体”着想,他义不容辞为排长排除“隐患”。拉动演练检查物资时,排长急的满头大汗,最后,全连只有“熊大”和排长两个人缺少战备食品,站在了全连人面前,让排长丢尽了“颜面”。“熊大”却义正言辞,旅里战备物资没有补新,过期的自热食品消弱战斗力。

称呼问题一解决,原先遇冷的学习交流群又“火”起来了。不久前,下士班长周彤以网名“观察哨”在群里分享了文章《血战黄草岭:一个连的勇士只剩8人》,瞬间引来热议,大家纷纷转发朋友圈。

还甭说,这事还引起了旅里的重视,不但没有批评基层官兵,还对机关自身进行了自查自纠,为排长和自己彻底“解了围”。

前不久,机关来连队进行调研,张瀚伟却成为了“中心”人物,“厕所老堵”“洗衣服没地方晒”“窗户没窗帘”等,一系列问题都成了他发言的内容,气的连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直叹气“千古英雄豪杰,竟毁于秦桧”。不料,之后这些问题竟一一得到了解决,机关专门派人为连队疏通了下水道、扩大了晒衣场、安置了窗帘,全连官兵纷纷为之叫好。

这不,“熊大”老感觉自己给连里“添麻烦”,外出时看见地摊上“大处理”运动鞋,一看符合连长指导员年龄,花了三十块钱一下子买了两双。送到连部,连长指导员面面相觑,连长“佯怒”直呼通讯员:“把‘熊大’那个布娃娃拿来!我要‘为民除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